下载塔米狗APP
塔米狗APP下载

【塔米狗APP】

关注塔米狗
塔米狗微信公众号

【关注塔米狗】

别了凯雷:中信资本牵手“金拱门”破局

发布时间: 2023年11月27日

在把持有的28%的全部股权转让予麦当劳全球后,PE巨头凯雷完全退出了麦当劳中国的投资。
据最新消息披露,该笔交易总代价约为18亿美元,较此前凯雷提出的售价高出不少,凯雷亦由此获得高达6.7倍的回报,成为其从中国撤出的最佳交易之一。
据悉,该交易预计于2024年第一季度完成。在交易完成后,麦当劳全球在麦当劳中国的持股比例从20%增至48%,麦当劳中国的持股股东同步变更为中信资本(52%)及麦当劳全球(48%),中信资本继续保持控股地位。
接下来,中信资本将如何独力带领“金拱门”走向新旅程,成为市场最为关注的焦点。
•01•
告别凯雷
凯雷酝酿退出麦当劳中国已久。早于今年4月便有消息传出,凯雷集团正在考虑为其麦当劳中国业务的投资引入新的支持者,借助新资本的加入,进一步推动麦当劳中国餐厅的增长。
据知情人士称,凯雷与中信资本旗下公司信辰资本曾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 Pte)和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集团(Mubadala Investment Co.)进行接洽,计划以40亿美元出售麦当劳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部分业务,包括债务在内,这笔交易对整个业务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。
不过,麦当劳中国并不希望打破现有的投资结构。
彼时,麦当劳中国CEO张家茵明确表示,公司暂时不会考虑引进新的投资者和新的资本,股东还是会保持现在的结构。如果有新的资金进来,也是股东背后的(投资人)变动,股东本身不会变化。
如今的结局,相信也令各方满意。
对凯雷而言,此时以高回报退出,或许能缓解业绩大跌的尴尬。根据凯雷最新公布的三季度财报,5.62亿的总营收同步下跌了近50%,净利润更是同比下跌71.05%,仅8130万美元。退出难是凯雷盈利能力的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。而一旦退出不到位,也会进一步影响其后续募资规模。
挥别凯雷,麦当劳也借机简化了股权结构,而进一步的增持,也令麦当劳在中国市场中获得更高的收益。麦当劳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ris Kempczinski在交易完成后更直言,“现在是简化股权结构的最佳时机。中国是麦当劳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,其长期发展的潜力将让我们不断受益。”
麦当劳中国表示,股东双方将继续通力合作,在中国市场推动“燃动发展计划”,进一步拓展餐厅网络。根据麦当劳全球的发展计划,麦当劳2023年将在全球开设1900家新餐厅,其中中国新餐厅数量超过900家。
而凯雷的撤退,或许也更有利于控股股东中信资本更好地对“金拱门”进行全面管理以及战略目标的全速推动。按照中信资本的规划,麦当劳中国正向2028年突破1万家餐厅的目标迈进。
•02•
跟着中信走
六年前那笔震动中外的交易,市场至今仍津津乐道。
2017年,中信股份、中信资本联合凯雷以20.8亿美元成功收购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业务,并在两地获得20年特许经营权,麦当劳中国公司亦随之改名为“金拱门”。
交易完成后,中信联合体、凯雷、麦当劳分别持有麦当劳中国52%、28%、20%的股权。而后于2020年,中信股份还进行了一次资本运作,将麦当劳中国22%的股权出售给中信资本,中信资本也顺势正式成为麦当劳中国的第一大股东。
如今,中国市场迅速成为麦当劳的第二大市场,中国门店也翻了一番。截至9月30日,麦当劳中国在全国拥有餐厅超过5582家。此外,根据麦当劳全球最新的三季报,今年第三季度,包括中国和日本在内的国际发展特许市场的同店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0.5%。麦当劳同时还在中国推行了外卖服务,在疫情封锁期间,外卖服务收益也在不断增长。
在这背后,中信资本可谓“功不可没”。从收购之日起,中信资本带给“金拱门”的不只有资金,还有资源。
相较于凯雷只是纯粹的财务投资人身份,中信资本作为麦当劳中国的控股股东,还通过战略式加速开店、数字化赋能、供应链等举措,加速麦当劳中国实现本土化。这或许也是麦当劳中国坚定地和中信资本走到一起的核心原因。
据了解,在中信、凯雷入主前,麦当劳中国持续面临开店不足的困境。据第三方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麦当劳在国内连锁餐饮市场的份额不到6%,远落后于肯德基。
中信资本接手后,迅速牵头麦当劳中国与多家地产商建立战略合作关系,麦当劳中国也因此每年多了上百个新增优质店铺地址。
在数字化方面,中信资本也找来了腾讯,帮助麦当劳中国开发线上小程序,并打造会员体系。如今,麦当劳打造了全渠道的App、小程序,会员数量超2.5亿,麦乐送服务遍及全国,一个专属的稳固会员体系生态已然形成。
数字化的收益也显而易见,麦当劳通过自助点餐、线上支付等提供数字化的服务,外卖业务迅速增长,同时,通过数据洞察来了解消费者的效率也大大提升。
此外,在供应链本土化方面,中信资本帮助麦当劳在国内寻找合适的供应商并持续加大投资,降低自身营运成本的同时,也很好地带动了国内食品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发展。
从结果来看,麦当劳“跟着中信走”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。而麦当劳到金拱门的蜕变,也成为并购基金助力跨国公司本土化的典型案例。
•03•
中信的“阳谋”
对中信而言,入主“金拱门”,也为其在新基建和房地产之外,找到一个更强的触及普通消费者的机会。更重要的是,麦当劳的到来也为中信贡献了更多收入,一举扭转业绩下滑的尴尬局面。
数据显示,2018-2019年间,仍为“金拱门”股东之一的中信股份业绩录得持续增长,其中,2018年营收为5332.8亿港元,净利润502.4亿港元;2019年营收为5664.97亿港元,净利539.03亿港元。
而除了推动麦当劳中国持续发展本身,中信资本还有意把对麦当劳的投资发挥更大的价值。
中信资本曾于去年年末时对外透露,有意以麦当劳为能力中心,构建一个依托于麦当劳门店的社区商业资产包。
简单来说,即发挥麦当劳长期租约的吸引力和强大的品牌号召力,通过体系内联动,以较低的价格获取优质社区商业资产,然后把这些商业资产集中起来,再择机进行证券化运作。
据透露,目前具体的模式和实现路径仍在探讨中,但根据能力中心的价值逻辑以及实践经验,这些不可多得的核心资产,会是未来证券化最基础的原材料,也是资本愿意投资的方向。
市场认为,如今,加上商业地产的复苏,相信该项计划的推动进程将进一步加快,甚至不排除中信今后将推动麦当劳中国部分上市的计划。
尤其在当前单一的股东结构下,上述计划的推动或将变得更为顺利。在凯雷退出之前,“金拱门”的董事会由中信、中信资本、凯雷和麦当劳的代表组成,随着凯雷的离开,“金拱门”的董事会成员则仅有中信系和麦当劳代表。
据了解,在此之前,中信资本与麦当劳中国已经形成一套有效的决策机制。诸如股权变化、重大资本项目的投资或重组等重大问题,中信参与和批准;运营方面,运营战略、薪酬制度等通过董事会层面来决定,董事会主要侧重在市场化决策,而公司日常运营则充分授权给管理层。
来源:睿思中国
相关推荐

查看更多资讯

塔米狗微信公众号

【关注塔米狗】